第二章 雪夜访客

小说:无序诅咒 作者:奥丁般纯洁
    (2月14日,天气阴,星期五)

    (该死的天气,我的关节有点疼,不过还算能够忍受。伦萨德今天告诉我,他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看到了一些可怕的事物,他变的心绪不宁,而且记忆力有点减退,总是突然忘记一些事情,比如今天他过来的时候忘了戴眼镜,以前他的记忆力很好,不是这样的,也许是因为年龄的关系。希望明天天气能好点……)

    内容很枯燥,并没有什么发现,不过为了魔法仪式缺少的仪式只能耐着性子继续读下去,李桐伸了伸腰,继续翻页。

    (2月15日,天气阴,星期六)

    (糟糕的天气仍然在继续,伦萨德又来了,他发现了石板上的一些奥秘,说那是某种力量符号,至于力量的来源是什么还不知道,他说他会想办法弄清楚,还邀请我一块去看看,也许我明天真的应该去瞧瞧。)

    (2月18日,天气晴,星期二)

    (真是个重大发现,那块石板上记载的内容令人兴奋,我们用了三天时间解开了上面一半内容的具体含义,的确隐藏着某种神秘的力量,不过遗憾的是伦萨德的记忆力似乎越来越差,偶尔还会说一些奇怪的话,令人费解……对了,我也开始做一些奇怪的梦,梦里会看到奇怪的身影,那些模糊奇怪的身影似乎想跟我交流……)

    (2月30日,天气晴,星期四)

    (只剩下一点……只要解开剩余的一点内容,我们就能够完全了解神秘力量的来源,加以利用说不定会有新的成就,但是伦萨德得了一种怪病,他不但健忘,而是有时候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变的脾气暴躁,说一些奇怪的话,我建议他去找医生,但他坚持要弄清石板的内容,希望这个日子能够快点。)

    (5月7日,天气阴,星期四)

    (该死,我的头发快要掉完了但石板最后的秘密还是没有解开,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的胳膊上出现了一些怪异现象,伦萨德也是,他变得嗜睡,我也开始做跟他一样的噩梦,也许这一切都跟那块石板有关系,我们决定将石板送到更好的地方去看看。)

    (9月30日,天气晴,星期三)

    (消息终于回来了,石板的确有一些神秘力量,同时他们传来了消息,要么研究明白石板的内容,神秘力量会让人觉醒,获得神秘力量,要么只能被神秘力量诅咒,我们没有退路,只有三个月时间,三个月内没有结果,我和伦萨德会被神秘力量诅咒,这是堕落的源泉。)

    纸张上有一些水渍,用手指擦了一下放入口中,有点咸味,明显是泪水。

    继续阅读。

    (11月27日,天气晴,星期五)

    (我们时日不多,不过发现了一种神秘仪式,能够让我们永远离开这里,避开诅咒,前期准备已经做得差不多,我的身体……希望时间能够充足点……)

    (12月22日,小雪,星期二)

    (令人沮丧,仪式的资料缺少一部分,但已经不能再等了,只能冒险,我会在今天晚些时候启动仪式,我的朋友伦萨德,抱歉,我不想抛弃你,但仪式只能满足一个人……)

    日记戛然而止!

    看着空白的一页,李桐根据刚才阅读到的内容勾勒出一些重要信息。

    罗宁·奥斯汀因为研究某种石板上的力量反而给自身带来了一些诅咒,只有完全解开石板上的内容,掌握神秘力量才能够消除诅咒,但诅咒蔓延速度明显要比他们的研究进展更快,所以他们只能另辟蹊径,试图利用某种魔法仪式离开这个世界,避免诅咒完全吞噬他们。

    不过从目前的情形来看,罗宁·奥斯汀的魔法仪式出现了意外,最终将自己带到了这里。

    除此之外还可以了解到这个世界,同样有年月日计时,跟现实世界没有区别,今天是12月22日。

    迅速撸起衣袖,看着自己的胳膊,完好如新,皮肤皙白,血管清晰可见。

    大概是因为穿越的原因让诅咒从身体解除。

    合上阅读完的日记本,目光投注在左侧抽屉上。

    被已经有些锈迹的铁锁锁起来。

    低头看了一眼腰带上挂着的钥匙链,此前照镜子的时候已经注意到。

    一共三把钥匙,简单试了试打开锁伸出拉出来。

    抽屉内静静躺着一只用粗麻布制成的袋子,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物品。

    将袋子取出来放在桌上发出清脆响声。是金属。

    解开袋子口上的绳子,圆形和长条形的金属映入眼帘。

    货币!

    正常人一眼就能够瞧出来。

    取出圆形货币和长条货币放在手心,圆形钱币呈银白色,明显是银质,上面刻着一把天秤,长条形货币呈金黄色,是黄金,上面同样刻着一把天秤。

    数了数数量放回口袋,重新锁回抽屉中。

    顺手用钥匙打开右侧的抽屉,抽屉内放着一本厚厚的书,用金属作为封皮,金属磨得发亮,明显被翻阅过无数次。

    伸手将书本拿出来,重量大约到了三公斤。

    “《秩序法典》”

    翻开沉重的金属封面,扉页上的写着:

    “凡人会死,秩序永恒”

    看着这行字李桐突然失去了继续阅读探索的兴趣,按照日记内容,魔法仪式从一开始就缺失一部分,根本不可能在这里找到。

    长舒了一口气,合上书坐在位置上,打了个哈欠,看着眼前被帘子遮挡的窗户,初来乍到还未看过外面的情形。

    身体前倾,揭开帘子的一角,微弱的烛光穿透玻璃窗,隐约能够看到窗外白色雪花飘落,除此之外街景模糊。

    “下雪了……”

    一时间好奇心更重,轻轻将帘子揭开更多,脑袋凑上去,将眼睛贴在了玻璃上,视野清晰了很多。

    烛光下窗前白茫茫一片,大雪纷飞,看不到人影。

    透过飞舞大雪隐约能够看到三十米外的建筑轮廓,。

    建筑沿着街边一字排开,低矮如丘陵,中间偶尔夹杂着瘦削高挑,屋脊呈锐利的针刺状的建筑,像是一根根避雷针一样。

    “应该是哥特式建筑风格……”

    这种建筑风格在欧洲用的极多。

    李桐自言自语,突然一道黑影快速映入眼帘,突如其来的情况让他打了个激灵,身体后仰,一个趔趄撞倒了身后的椅子。

    “咣”

    倒地的椅子发出清脆声响。

    李桐显得相当狼狈,面色发白,嘴唇发颤。

    片刻后已经重新合上的帘子后发出轻微敲击响声。

    “咚咚咚。”

    紧接着是人声。

    “有人在吗?”

    窗外有人!

    来到这个世界还未接触过其他的生命,装作没人在的话显然不太行,刚才从窗户射出的烛光以及惊恐之余撞倒椅子的声音出卖了自己。

    但贸然打开房门的话,谁知道这个时候出现在外面的人有没有危险,一时间陷入两难抉择。

    窗外听到了一阵清晰的脚步声音,渐行渐远,似乎在远离。

    终于不用因为是否要开门而为难,李桐长舒了一口气,突然又是一阵咚咚的敲门声,又是一阵人声。

    “罗宁·奥斯汀,如果你在的话请开门。”

    原来对方转移到了门口,还叫出了自己的名字,那么应该是熟人,不用担心安全问题,李桐拿上照明的蜡烛慢慢绕到了外屋,不小心又踢了一脚散落在地上的坩埚,发出脆响。

    以防万一,在墙角找到了一根漆黑的烧火棍藏在背后,到了门口演了一口吐沫,伸手取开木质的门栓。

    “砰”

    一声脆响,门被撞开,有人紧跟着冲进来,摔了一跤趴在地上,相当狼狈。

    李桐看着趴在面前的人下意识后退,直到后背抵在了外物的桌角上,定了定神,有些过意不去。

    “额,抱歉,你没事吧。”

    来人爬起来,一身黑斗篷上落了厚厚一层雪洒在地板上,顺手继续拍打着身上剩余的雪,跺着双脚,让用皮制成的靴子上积雪也洒落,嘴里嘟囔着。

    “该死的雪,差点让我迷失了方向,万幸我的方向感不错。”

    之后冲到了还在燃烧的火炉前,将黑斗篷从脑袋上揭下,露出面容,双手放在还在燃烧的火炉上空。

    “别愣着,有热水的话来点。”

    李桐正在观察来人的面孔,面容瘦削苍老,布满皱纹,就像是苍老的树皮一样,佝偻着背,大约一米六左右,年龄应该在七十岁。

    听到吩咐之后匆忙将藏在后背的烧火棍立在了桌角处,这样的老头对自己的安全应该无法造成威胁,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

    转身慌乱找着水杯和热水壶,顺便思索着来人的身份。

    “难道是日记上提到过的伦萨德?目前能够想到的也只有这一个……不对,按照日记上的说***萨德距离自己很近,绝不可能弄成这幅模样。”

    从那些放着试剂瓶的柜子上找到水杯倒上一杯热水递上去,索性直接打听对方的身份。

    “您是?”

    来人回头看了一眼敞开的门。

    “如果你不想参加我葬礼的话先关上门,该死的大雪。”

    冷风呼呼吹进来,夹杂着些雪花。

    李桐这才意识到,打了个寒颤,迅速将门关上,回到来人身旁,从火炉旁拿起柴火丢进火炉中,拨弄了几下。

    来人喝了几口热水,面色恢复红润,双手捧着热水杯,注视着一旁的年轻人。

    “闪光平原秩序教会圣殿。”

    闪光平原?

    李桐尴尬一笑,对于这个世界完全没有概念,对方说了也没什么用。

    来人将水杯放在了火炉边缘上,顺手从黑斗篷怀中摸出卷起来的纸筒……不,准确的说是某种野兽的皮,上面还能够看到残留的一点皮毛,将兽皮展开,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你和伦萨德寄来的兽皮上记载的石板内容我们还在研究,就像是我们回复你们的,研究会出现两种结果:觉醒和诅咒,现在我们的后续研究已经陷入了僵局,很多研究员出现了臆想和精神疾病,这是趋向于诅咒的路径,一旦陷入诅咒途径,后果是什么我们还无法预估,但不会太好,所以我只能来看看你们是否有什么惊喜发现。”

    李桐想起了日记上的内容。

    原来日记上记载的“他们”指的就是闪光平原的秩序教会,他们也受到了所谓“石板”内容的困扰,臆想和其他疾病现象日记里面也有记载。

    不过在镜子里面欣赏容貌的时候并没有发觉有任何异常,包括日记上所记载的头发减少,现在自己的头发很茂密。

    “难道已经规避了石板神秘力量诅咒前兆?”

    李桐情不自禁的摸了摸头发,思维快速转动。

    “但绝不是因为已经破解了石板神秘力量,因为这样一来就不用举行魔法仪式,导致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代替罗宁·奥斯汀。”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

    魔法仪式虽然没有达成目的,但抵消了神秘力量研究带来的疾病。

    “你和伦萨德是首先研究石板内容的人,时间比我们更久,但此刻你的健康状况没有丝毫影响,进门的时候我已经观察过你,奥斯汀,你一定有惊喜发现,现在秩序教会的命运握在你和伦萨德手中,想一想,你是秩序教会的忠实信徒,创世神的子民。”

    来人看着陷入沉思的年轻人,压低声音,神色期盼。

    被声音将思维拉回到现实,看着来人满怀期盼的神色,李桐心中无奈苦笑。

    “我倒是很想分享,但我也只是走了狗屎运而已。”

    不过这么说对方一定不会相信,毕竟自己在外貌上的确没有因为研究石板内容而受到影响,换了自己是对方也不会相信,正在为难之际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名字,惊喜大叫。

    “对了,伦萨德,他那里能够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我们的大多数研究成果都在他那里。”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黑岩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Copyright © http://www.heiy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