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章 众皇子

    想要获得刘擎的支持。

    却是很困难的。

    先不说以刘擎的地位,什么奇珍异宝都不会缺乏,送礼无门。

    作为小辈的这些个皇子也好,太子也罢,想要见刘擎一面,都很困难。

    拜访刘擎,还得看刘擎今儿心情好不好。

    若是心情好,即便是见着面了,刘擎也不允许这些小辈,谈论这些事情。

    可以说,想要从刘擎这儿得到支持的概率太低了。

    但众人却是都知道刘尘对于刘擎意味着什么。

    因此,曲线救国。

    拉拢不了刘擎,便是将目标放到拉拢刘尘,可谓是关怀备至。

    诸位皇子完全把刘尘当做亲兄弟般对待。

    皇子如此。

    而公主呢,也是如此。

    所谓莫要生在帝王家,成为皇室子弟,固然吃穿不愁,地位崇高。

    但男子勾心斗角,为夺皇位不择手段。

    女子,则是少了几分自由。

    作为皇室公主,婚姻之事,除非风华绝代,一代天骄,否则那是没办法但凭自己做主的。

    大周圣朝的确是强横无比。

    乃是当今天下的三大圣朝之一。

    但比起另外的两大圣朝,大周圣朝建国却是才四百多年。

    底蕴不足。

    在这种情况下,相互之间联姻,便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诸多的公主,自然是不愿意背井离乡,去到其他的圣朝之中。

    但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又哪里是她们能够拒绝的?

    但若是有人开口相护,那便是不同。

    譬如。

    曾经刘尘的玩伴。

    七公主周雨涵,在十五岁那年便是被指腹为婚,要远嫁到另外的“大唐圣朝”之中。

    那时候的刘尘还未穿越,与这周雨涵又是从小玩到大。

    自然是不乐意了。

    当即便是找到了刘擎。

    然后在一系列的过程后,周雨涵现在还在圣都之中,目前已经与刘尘同样的年岁,二十二了。

    二十二,在这个世界,女子起码八九成都已经婚嫁。

    但却是没人敢给周雨涵说亲。

    有刘尘这层关系在,除非是周雨涵自己有了相好,否则根本不必担心婚嫁之事。

    皇子们讨好刘尘。

    不过刘尘却是并不太待见这些皇子公主。

    生在帝王家,要想争夺王位,这些个皇子又有几个好东西?

    起码,刘尘在某一日与刘擎吃饭的时候,饭局上刘擎便是不屑的表示过:“这些狗杂碎,没一个好东西。”

    什么某某皇子,欺男霸女。

    某某公主,养了多少多少面首。

    生而无忧,则大多数人,都会腐烂。

    不过,心头再是不待见,此刻人家三皇子好歹此刻说的话也是关心自己。

    刘尘挤出一丝笑容:“礼数不可费。”

    周玉闻言,大为感动,仿佛受教了一般:“刘尘贤弟说的是。”

    “不过,再是礼数,也得分个轻重缓急。”

    “这里到宫殿,那可是还有数千米距离,若是这般走去,以贤弟的身子骨,那可是吃不消的。”

    “这样,为兄背你如何?”

    周玉说着,已经是大步来到了刘尘前面,微微的弯膝,拍了拍自己的后背:“上来吧!”

    刘尘有些无语。

    他感觉,这周玉是不是为了讨好自己,连智商都丢掉了?

    自己堂堂无双世子,若是要人背,还需要你?

    殊不见,就在自己身旁,那可是有着一个娇滴滴软糯糯的美女存在。

    被美女背着,闻着乌黑秀发传来的香喷喷味道,不比闻着你的气味好?

    刘尘很无语。

    他又不是傻子。

    虽然说是礼数,说是后辈。

    但实际上,若是真的难受,他怎么会抛弃车撵,选择走路?

    此刻走路,就是为了活动活动身子。

    否则,天天躺着,即便是金手指激活了,能够治愈创伤,那骨子里的惰性也早已经生根发芽。

    刘尘即便是不来皇宫,那也是每天都要紫月搀扶着,围着镇南王府走上一圈的。

    目的,就是为了磨炼磨炼自己的心智。

    在病痛虚弱之时,尚且能够日行数里,等到身子骨恢复后,修行起来,也不至于苦不堪言。

    看着热情过头的周玉。

    刘尘干咳一声:“三皇子乃是万金之躯,岂敢,岂敢。”

    周玉闻言,却是一摆手:“这是哪里话,你我兄弟二人,哪里有什么万金不万金的说法。”

    刘尘更是无语了。

    看着眼前俊朗的男子,心头有些绯腹道:“这货看起来还挺精神的,咋地脑子就一根筋呢。”

    正寻思着,该如何拒绝。

    这时候,一声郎笑声传来。

    “哈哈哈哈,三哥,你这诗书可都是喂狗了不成?”

    后方,一名身穿着鎏金战甲,腰别长刀的男子,大笑而来。

    显然,这又是一个身份不菲之人。

    能够在内皇城内,不卸刀甲,即便是一品将官,都没有这个资格。

    五皇子周天。

    刘尘看着大步而来的男子,心头有些纳闷。

    这货,不是去年年初的时候,去了边关任职吗?

    心头正纳闷着。

    这时候又是一道声音响起。

    “五弟看起来倒是如牛一般,没想到心思却是比起三弟还要细腻。”

    又是一人而来。

    不难辨别。

    这显然又是一名皇子。

    而且,乃是三皇子,五皇子的哥哥。

    果然,一人手持着一柄闪耀青光的折扇,轻笑而来。

    二皇子周义。

    随着这二皇子的话语落下。

    无论是三皇子还是五皇子,此刻的面色都是略微的难看了一些。

    二皇子的话,绵里藏针。

    说五皇子如牛。

    这若是放到其他人,自然是夸奖,那是形容你魁梧,形容你壮硕。

    但皇子是什么人?

    圣皇又称天子,乃是上苍之子,又或者以金龙之躯形容。

    作为圣皇的子嗣,若是被形容成牛,却是一种实打实的侮辱了。

    而说五皇子似牛,三皇子却是心思还不如五皇子,岂不是连牛都不如?

    周玉的面色冷了下来,但却是没有发作。

    这话,说的有问题,但却又没问题。

    你若是较真,方才是落了下乘。

    周玉只是一甩绣袍,站直身子,皮笑肉不笑的道:“不知二哥这话是何意?”

    “我关心刘尘贤弟,难不成还有问题?”

    周义摇头,笑眯眯道:“怪不得五弟说你诗书都读到狗身上去了。”

    “这都看不明白?”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黑岩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Copyright © http://www.heiy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