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九章 三世镜,过墙梯

小说:一品修仙 作者:不放心油条
    三个时辰之后,蒙毅和倒影同时停下手,看着身前的罗盘和龟甲,倒影伸手拦着蒙毅。

    “还是我来吧。”

    倒影将龟甲丢到罗盘的中心,摆弄了几下,顿时,一种来自于天地的恐怖伟力,骤然降临,如同整个世界本身的力量,在一瞬间压在了倒影身上。

    倒影的身躯瞬间崩碎消散,死的干干净净,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而蒙毅一拱手,望着石壁镜面。

    “多谢。”

    而后才看着倒影留下的罗盘和龟甲,无声无息的消散,可是最后那一瞬间的卦象,却已经被他看到了。

    这是强行推演占卜牵扯巨大的事情,危险程度,堪比直接窥视时光之河。

    当年他也这么干过,但是侥幸只丢了一双眼睛,而这一次,最后的关键一步由倒影来,倒影却没那么好的运气了,直接被当场抹去,连痕迹都被抹的干干净净。

    蒙毅不是没想过牺牲自己,这么干一次,但纵然他牺牲了自己,占卜推演出的东西,也不可能有别人能在那一瞬间看的明白。

    唯有他自己才能懂。

    这次就是一次从天而降的好机会,他自然紧紧的抓住,既然倒影就是自己,那就牺牲掉倒影,而倒影自然也不会不愿意。

    蒙毅收起了自己的罗盘和龟甲,起身之后,再次对着镜面揖手长拜。

    就算这次什么其他的收获都没有,蒙毅也已经毫不在意了。

    因为已经不可能会有更大更有意义的收获了。

    三人都解决了镜像倒影,处理的方法各不相同,也就三眼妖母是正儿八经的靠交战经验,干掉了倒影。

    解决完这些这次阻碍之后,蒙毅和妖母继续前进,唯有秦阳,还坐在石壁镜面前,大胆的伸出手,摸了摸石壁镜面,眼里冒着绿光。

    只是什么强者的力量,是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的。

    有些强者,的确可以一眼看穿弱者的一切,再化出一尊长的一模一样,所学所会都一模一样的镜像。

    可那只是镜像而已,这次出现的倒影镜像,却可以说是本尊自己。

    这后面肯定会有什么宝物存在。

    一个分身术,都足够他玩到现在,好用的不得了,可分身术本身的限制,却大大限制了上限。

    若是有什么宝物,能化出一尊,跟本尊境界实力一模一样,却又不怕死的分身,那不拿到手,睡觉都睡不踏实。

    秦阳没急着前进,在石壁镜面前翻来覆去的观察了很久,想要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翻来覆去也找不到之后,秦阳丢出一尊分身护法,自己盘膝而坐,意识沉入海眼。

    “黑影,见多识广的黑影,快出来,我找你有事。”

    魔手上,黑影的面孔慢慢的浮现出来,眉头紧锁的打量着秦阳。

    “秦阳,找我干什么,你今天这么好说话,肯定没什么好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以前不好说话么?我有点事要请教你一下。”秦阳笑了笑,连忙转移话题:“我遇到一面镜面一般的石壁,里面走出我的倒影,他就是我,除了我身上一些不可复制的东西之外,剩下的一模一样,你知道有什么人,或者是有什么宝物能做到么?”

    “哪有什么人能做到,纵然是上古之时,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也只有三世镜了。”黑影略有些惊讶,上下打量着秦阳:“你没事吧,没被镜像打残吧?”

    “没有啊,我的倒影跟我一样好说话,我劝了劝他,他就自己走了。”

    “嗯?”黑影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

    “千真万确,我敢用丑鸡的性命担保!”秦阳一脸认真,赌咒发誓。

    “不对啊,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难道是仿制的三世镜么,也不对啊……”黑影依然不解,琢磨了好一会,才恍然道:“如此,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这东西是应龙的陪葬品,而如今,有人将其激活了,却根本无法掌控三世镜,可能是对方根本不敢靠近三世镜,倒映出自己的倒影,也可能是他没有这个力量去掌控。”

    “三世镜还有假的?”

    “你以为呢,你们这个时代的垃圾法宝,都只注重威能,在我那个时代,完全是不入流的货色,上古的法宝,也就是你口中的秘宝,乃是神妙最先,威能次要,真正好的宝物,要么是神妙玄奇,如同三世镜,要么是神妙与威能并重,只重威能却能被称之为宝物的,数量很少。

    那些真正的宝物,真品只有一样,可仿品却数不胜数,曾经就有一个擅长造宝的大师,极其出名,他仿制了数不清楚的宝物,威能神妙虽然比真品次了些,却也依然有的是人想求一宝而不得。

    三世镜乃是上古八镜之一,若真的是真品,你可一定要拿到手,错过了保管你肠子都悔青了,据你所说,宝物本体应该不在那,你也别在那费心了,继续向前走吧。”

    秦阳摇了摇头,暗叹人心不古,看看人家上古的人,多有包容心,造假都能造成受人敬仰的大师,而如今,他不过是偶尔造个假的经典宝册,却还得小心翼翼的,生怕人发现了。

    恨不能生在上古时代啊,要是在那个时代,就凭自己的这一手技艺,也能混个受人尊敬的大师当当。

    不过看黑影疯狂怂恿的模样,秦阳念头一动。

    “黑影,平日里也没见你这么积极,先不提是不是真的是三世镜,是不是真品,你这么着急怂恿我,拿到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秦阳,我可是一心为你着想,你这么说就伤我心了。”

    “说不说,不说我也懒得去找三世镜了。”

    “好吧,要是真品三世镜,我可能就有机会离开这里了……”

    “黑影,我以为我们相处了这么久,早就应该互相信任了,没想到,你还跟我耍这种小心眼,你可太伤我的心了……”

    秦阳叹了口,没落的转身离去,消失在海眼。

    黑影怔怔的看着秦阳消失的地方,瞥了一眼远处拉长着脸看热闹的丑鸡。

    “丑鸡,我说错话了么?”

    “瓜皮,你还说我傻,你才最傻,让你有话不直说!还跟秦有德这种满身心眼的家伙玩心眼。”丑鸡看热闹不嫌事大,先喷了黑影一顿,又想到刚才秦阳竟然拿他赌咒发誓,又立刻补了一句:“秦有德坏得很,他才不会在意这点小细节,他也绝对不会伤心的,肯定是逗你玩的。”

    ……

    从海眼里回来,秦阳睁开眼睛,略有些遗憾的瞥了遗憾石壁镜面,继续前行。

    三世镜,应该就在上面,之前青铜巨棺上逸散出波动之后,才有了这些变化。

    要是有机会拿到的话,秦阳当然不会放弃。

    只不过如今,这情势变得越来越古怪了。

    表面上看,恶龙激活了三世镜,想要来一波逆转。

    但三世镜的神妙根本没发挥出来,让他轻而易举的度过了关卡,这就有些像是那位隐瞒了很多东西的庙祝,自导自演的好戏,假装阻拦他。

    事实如何,现在已经无法确定了。

    只能继续前进,到了山巅再看看情况。

    一路前行,这一次,倒是再也没遇到什么阻碍,青铜巨棺遥遥在望,两种力量之间的对抗和僵持,也变得越来越明显。

    就像是两个不相上下的大高手,僵持在那里拼功力,再也无暇顾及其他,同样的,第三方的力量,也很难插入进去。

    再次越过一座伴峰的时候,秦阳站在伴峰的顶端,遥望着青铜巨棺,却忽然感应到一丝异样的气息。

    转头向着东面望去,东面的一座伴峰之上,一位周身妖气肆意,充斥着冰冷肃杀气息的大妖,立身在那里。

    大妖体态修成,长臂长腿,满头银发,披在脑后,她皮肤苍白如雪,一双血红色的眸子,也正在盯着他看,充斥着妖异的杀气。

    眨眼间,大妖原地就只留下一个残影,一连串的残影,如同无数的银发大妖,列队从半空中跃来,不过一眨眼,无数的残影重新汇聚到一起,大妖的身影也彻底消失在秦阳的眼中。

    秦阳瞳孔一缩,毫不犹豫的原地一个翻滚,躲到一块巨石后面,一尊分身也随之留在了原地,本尊毫不停留的向后夺去。

    眨眼间,就见一道神光,绕过了巨石,将分身击杀,而后重新落在了巨石上,银发飘动,化作无数银丝,从天而降,将他周遭里许之地笼罩。

    银丝向着中间汇聚而来,秦阳心神狂跳,符文剑骤然出现在手中,身上已经开始浮现出煞气,正要拼命的时候,却忽然一声大喝。

    “妖母?”

    而那位银发大妖,却也只是露出利齿,喉咙里发出一声不明意义的咆哮,身上的杀机骤然暴涨,妖气也化作狼烟,冲天而去。

    生死一瞬间,秦阳却放弃了拼命,而是念头一动,一丝真元,冲击向落在他心脏里的化生虫。

    沉眠的化生虫,受到了刺激,苏醒过来的瞬间,化生虫便开始大口大口的吞噬秦阳的精血,吞噬他的生机,然而就在这是,却又见秦阳的心脏里,出现了那只被他炼化的噬心蛊。

    噬心蛊缓缓的睁开眼睛,特殊的气息逸散开来,只是瞥了一眼化生虫,化生虫却像似受到了巨大刺激,立刻放弃了吞噬秦阳的生机精血,化作一道流光,从秦阳的口中爆射而出。

    就在这个瞬间,周遭切割而来,已经将周在百丈之地彻底笼罩的银丝,骤然停在了那里。

    银发大妖伸出手,接住了飞过去的化生虫,包含杀机的血色眸子,依然盯着秦阳,嘴巴里发出一阵不明意义的嘶吼。

    秦阳收起符文剑,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又指了指化生虫。

    两人沉默相对,秦阳缓缓的催动破妄之瞳和破虚神目,再次向着银发大妖望去,她的身形之外,有一层力量笼罩,让其看起来似真似幻,模糊不清,根本无法看透。

    而银发大妖的眉心,也睁开一只竖瞳,神光扫过秦阳的身体。

    就在这个时候,那层阻拦了视线的无形力量,随之慢慢的消散掉,秦阳也看到了银发大妖,变成了三眼妖母。

    而在三眼妖母眼中,身前这位光着腚,裸露全身,身上长满鳞片,冒着绿气,剑指着她流涎水的丑陋妖物,变成了秦阳的模样。

    “我就知道是你。”秦阳松了口气,对妖母伸出手:“化生虫还我吧。”

    “你既然有办法逼出我的化生虫,还要这个东西有什么用?”妖母看着手中蜷缩成一团,像是感受到巨大恐惧的化生虫,眉头微蹙。

    “要不是有这个东西,我就被你干掉了,还是留着保险点。”秦阳拿走了化生虫,一口吞下。

    但这一次,化生虫落入心脏,已经被吓坏了,就算是苏醒了,也依然还是老老实实的蜷成一团装死。

    但凡类似蛊虫的东西,普天之下,有谁能玩的过玄黎的人。

    玄黎标志性的噬心蛊,乃是蛊虫之中的王者,其他的与之相比,统统都是弟弟。

    更别说还是一个需要盘踞在心脏的虫子,敢跟噬心蛊抢地盘?

    秦阳从一开始就没把这个东西当回事,任由化生虫待在那,只不过是为了安三眼妖母的心而已。

    如今没想到,这个东西,却成了救命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是我?”妖母怎么都无法想到,方才看一眼就长针眼的丑陋妖怪,竟然是秦阳。

    “能在这个地方遇到,又一言不合就动手,还会你的神通,再加上不是龙裔,杀人酷爱穿胸而过,最重要的,你嘶吼的话,我完全听不懂,这么多理由,我想不到除了你之外的第二个妖族了。”

    那个听不懂,才是秦阳确认的关键,得了上古语言大礼包的他,连稀少种族之中的方言,都能听得懂,怎么可能完全听不懂一个大妖想表达什么。

    不用想就知道,这是有人想让他听不懂而已。

    妖母沉默了一下,她也没想到,生死一瞬间的时候,秦阳还能找到这么多破绽,而她,却只是看到对方恶心的模样,就想要先去干掉了再说,若不是那只化生虫,属于她,从秦阳体内出来的瞬间,她就感应到了,可能根本不会想到对面的妖怪是秦阳。

    “你既然也来这里了,你应该也遇到了那位庙祝吧。”

    “恩,自然是遇到了,他跟你是怎么说的?”

    妖母抬头看了看主峰山巅的青铜巨棺,欲言又止。

    “说吧,没事,既然已经到了这里,还有什么好遮掩的,就算他有可能听到也无所谓了。”

    “他说人多了反而会坏事,最后只剩下一个人助他,反而最好,言下之意让我杀了你们,他会给我真龙血脉,送我离开这里,甚至不用担心杀了你之后,给你陪葬。”

    “哟,这货还真会看人下菜碟,每个人都用不一样的说法,我就知道这家伙不靠谱。”秦阳嗤笑一声,略有些奇怪的看着妖母:“那你刚才猜到是我了,怎么不杀了我?”

    妖母同样嗤笑一声。

    “秦阳,我的确不如你狡猾奸诈,可是我也不是傻子,我们一起走到了这里,或者说,你带我走到了这里,若不是你,我肯定早死了,而你既然不怕化生虫,也有的是机会坑死我,我为什么不相信你,而去相信一个忽然跳到我面前,让我去为他做事,却藏头露尾的鼠辈。

    他是不是应龙大神残留的意识都是两说,若是真的,他为何不自己去做,我不信他的力量,全部都用来镇压恶龙这种鬼话,也不信他承诺的一切,更不信他有力量可以送我离开这里。”

    “妖母你可真清醒,是我白担心了。”秦阳熟悉大拇指,赞叹了一句,话锋一转:“我这人一向是急公好义,信誉满满,说什么就是什么,从来不坑人,现在你相信了吧。”

    虽然妖母比自己蠢的多,可对比妖族之中的绝大多数,实在不是一个档次的,难怪血脉很一般的三眼妖族,却在三眼妖母出世之后,一步一步的崛起,这都是必然的结果。

    此刻,秦阳倒是觉得,庙祝说的话,未必都是假的,他现在可能的确只剩下一个空架子,没什么余力来做别的事情了。

    庙祝的洗脑不怎么成功,秦阳轻而易举的挣脱,而妖母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挣脱了洗脑,想来蒙师叔应该更没有什么问题。

    再加上之前遇到三世镜镜像的事情,无不说明一个问题,庙祝能用的力量并不是多强,想要阻拦他们的恶龙,能动用的力量亦不是多强,也有可能一切都是庙祝玩的贼喊捉贼。

    从来没有什么完美无缺的计策,只要有所动作,就必定会暴露出来不少的信息,这些信息,一点一点积攒,不是找到了破绽,就是找到了最后的真相。

    妖母还算灵醒,没有上当,而是果断的选择了最稳妥的办法,去相信秦阳,听秦阳的安排,至少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秦阳远比那位庙祝值得信赖。

    二人聊了一会,料到分开之后的经历,妖母面色平静,言语间却似有似无的透着一丝身为强者的傲然,说她如何将另外一个实力境界一样的自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强行斩杀。

    之后才遇到了变成恶心妖怪的秦阳,如何如何……

    “你也遇到了那个镜像了吧?”

    “是啊,遇到了,的确是我。”

    “你有伤在身,没有让伤势加重吧?”

    “我为什么会受伤?我们根本没打起来,我好言相劝了几句,他就回去了。”

    “……”

    妖母沉默了片刻,摸了摸自己的手腕,想想秦阳的狡诈,还有那三寸不烂之色,默然的点了点头,当场自闭。

    秦阳也没多想,遥望着西面,这座高耸入云的主峰,最容易前进,也最近的就是南面,剩下的是东西两面,而北面毗邻石壁,根本无法前进,蒙师叔应该就在西面。

    按道理说,秦阳的速度是最快的,妖母紧随其后,蒙师叔应该还没到。

    可他们在这里等了许久,也未见西面的伴峰上出现蒙毅的身影。

    一天之后,蒙毅还未出现,秦阳不禁有些担忧,听说妖母跟她的倒影恶战一场,不会是蒙师叔也跟着他的倒影恶战一场,受了重伤吧。

    想想也不应该啊,三世镜没人操控,倒映出的倒影,根本不受控制,如同本尊一般,以蒙师叔的性子,打起来的概率都不太大。

    可他为何这么久还未出现?

    正在秦阳准备去西面找寻的时候,主峰的山巅,青铜巨棺忽然一震,汹涌澎湃的力量逸散开来。

    秦阳运足目力望去,心里忽然一个咯噔,面色大变。

    “不可能,蒙师叔怎么可能会被洗脑。”

    ……

    被秦阳等着的蒙毅,却已经越过了伴峰,顶着这里的压力,来到了主峰的山巅。

    他遥望着头顶悬浮的青铜巨棺,心里面浮现出庙祝的话。

    “你是他们之中最特殊的一个,你经历过当年应龙都不敢触碰的东西,我的话,肯定是瞒不过你的,你不用看到真相就能确定真假。

    我知道你很在意秦阳,可是他的伤势,用应龙留下的精血,都不可能完全恢复,前路已断,而唯一可以救他的东西,就在那座青铜巨棺里,可里面却有恶龙。

    不彻底解决恶龙的问题,你就不可能在里面拿到那个东西,如何选择,全在你。”

    秦阳猜错了,蒙毅根本没有被洗脑。

    因为蒙毅的眼睛,落在了神奇的地方,他观察世界的角度和方法,与其他人截然不同,庙祝所拥有的无声无息的洗脑方法,对蒙毅根本就是无用的。

    庙祝说的也不错,蒙毅在不用看到真相的时候,也有自己的方法,可以确定真伪。

    跟倒影联手的时间,做到了很多蒙毅平日里不敢做,或者做不到的事情。

    其中一些,就是推演了这一大堆的事情。

    没有清晰的结果,却会有方向。

    他知道,秦阳所求的那一丝生机,的确就在这里,而他也知道,只要打开巨棺,凶多吉少,甚至也知道,那位庙祝目的不纯。

    但推演占卜的结果,却并非十死无生,那就可以去做。

    这么多年的时间过去了,他遇到过的大事,还没有过有十成把握才去做的情况,这一次也一样。

    蒙毅拿出一盏油灯,放在一旁,又以指代笔,在一旁写下一行字。

    “若我陨落,你生机在北,若未陨落,十天之后,接应我。”

    蒙毅顶着压力,拿出罗盘,固定在山巅,催动罗盘,勾连这里的力量,利用这里本身的力量,去撬动扭转这里的局势。

    骤然间,庞大的压力落下,青铜巨棺之上,一丝波动逸散开,周遭的空间都如同被定格。

    蒙毅面沉似水,低吼一声,扭动罗盘。

    霎时之间,青铜巨棺内的力量,也似乎察觉到外面有力量撬动了镇压,疯狂的反扑。

    巨棺之上,一丝细细的裂纹浮现开,黑灰色的煞气与死气,喷薄而出,幻化成一头仰天嘶吼的黑色龙头,从巨棺之中探出。

    可是不过眨眼间,青铜巨棺上的浮雕,却也随之亮起,那条如同将巨棺死死缠绕着的应龙,一声嘶吼,幻化出一条应龙虚影,骤然收缩身躯,将棺材露出的那一丝缝隙,重新镇压了回去。

    而就在那些黑灰色的气息被重新镇压回去的瞬间,蒙毅也化作一道神光,与黑色龙头一起,落入到青铜巨棺之中。

    山巅上的那块罗盘,也自动转动,回归了初始的位置。

    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等到秦阳抵达这里的时候,只看到了一盏油灯,一块固定到山巅的罗盘,还有旁边的一行字。

    看到这行字,秦阳忽然什么都明白了。

    蒙师叔果然没有被洗脑,这是他自己愿意来的。

    庙祝所说的,可以帮他彻底恢复的东西,就在青铜巨棺里。

    可是按照庙祝说的做,无论是做什么,都可能跳到坑里,唯有以自己的办法,最稳妥的办法来做。

    不彻底打开青铜巨棺,只是撬开一丝缝隙,那一丝足够他在瞬间进入的缝隙,之后就让青铜巨棺恢复原样。

    而这个办法,就是借助这里本身的力量,来撬动这片天地的力量,可这种手段,需要外面有人会用同样的手段来接应。

    在里面可不能用这种方法,打开一丝缝隙。

    这样的话,蒙毅和秦阳,就只能进去一个人,必须留一个接应。

    秦阳只是看到罗盘之上的布局,还有隐约滴落的几处血滴,稍稍推算,就明白该怎么操作了。

    再看到那盏魂灯,秦阳哪里还不明白。

    蒙师叔知道,秦阳肯定不会放弃的,与其让秦阳进去,还不如先做出了选择,让秦阳留在这里接应。

    事已至此,无论如何,秦阳都必定会保证,十天之后,在这里再次撬开一丝缝隙。

    庙祝有张良计,蒙毅有过墙梯,这就是避开了庙祝的任何企图,不改变大局,却又能冒险得到想要的东西的最好办法。

    秦阳红着眼睛,将魂灯捧在手里,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黑岩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Copyright © http://www.heiyan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17mb#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