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岩网 > 其他小说 > 相约工地 > 第47章 看家本领

第47章 看家本领

 热门推荐:
    每个人都有看家本领,生存之道,在这个社会里,要想活下去,必须得有看家本领,要不然,你只能卖苦力。很多的事情,不再像小时候想的那样,想的那么天真,自己只要稍微卖力一点,就能赚大把钱,可真等你步入社会之后,你会发现,小时候太异想天开。等你步入这社会时,才知道原来每个人生存是如此的艰难,为了生存,有的人失去了陪伴家人的时间,有的人失去了最珍贵的健康,有的人失去了爱人。。。。。。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每个人发挥的作用不一样,收获的东西也不一样。你能发挥什么作用,就能获得什么样的成就。

    要想赚取更多的钱,那么你必须要有一技之长,即看家本领,要在这个团队起到具体的作用,那才是生存之道。

    如果一辈子混混过日子,得过且过,那样就算了,不需要什么看家本领,你只要努力一点就好了,现在这社会不像过去那样仅仅为了填饱肚子而活着。如今,你唯一的目标是能活下去,吃饱饭,那恭喜你,你已经做到了,而且还可以好好混日子了,因为现在随便找个什么事干就能填饱肚子了。每个人的生活目标,追求不一样,享受不一样,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也不一样了。

    施邵文很想自己有一技之长,于是也很羡慕那些真正能实枪实干的同志们,像他自己做监理,名义上是监督别人工作质量,检查别人干的成功,实则上一点技能都没有,他也害怕自己那天真轮到自己实干的时候,自己一窍不通,丢人现眼,从而被淘汰,失去生存之道,过着填饱肚子的生活。

    施邵文,一个人来到工地,像往日那样,头戴白色安全帽,手拿记事本,在工地到处转转,到处看看,希望能有所得。

    今天他师父去开会了,没有陪他一起来工地,施邵文也不怪他师父,怎么说,他师父也是一个副经理职别的,有许多重要的事等他去解决。

    施邵文听师父说过,最近装饰公司要进场了,北楼九楼样板间马上要动工了,随后才是南楼各楼层的公共场所。

    目前,作为装饰监理人员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积极跟进各楼层总包有没有安排人在放地面方位角线以及墙面一米高的水平线,还有就是有没有安排人打扫各个楼层遗留下来垃圾等等。

    施邵文首先来到北楼九楼看看,其他楼层等还有时间再去看看。

    施邵文走出电梯间,径直来到核筒结构内的公共走廊,便看见有一年轻小伙在操着仪器,忙碌着输送数据,然后对着仪器有镜子的那端看。

    那时候施邵文还不知道那仪器叫“全站仪”,只知道那仪器不便宜,差不多要一万多元钱一台,拿来搞测量用的。

    在施邵文看来,他不会的,别人会的,那就是别人的看家本领。自己也就是看看而已罢了,动手又干不起。

    施邵文走过去,打断那年轻小伙,问道“请问你是总包的吗,现在是不是在放地面方位角线呀?”

    那年轻小伙,放下手中的活,友善的抬头看了看施邵文,特别是多看了几眼施邵文头上的安全帽几个字样,回答道。“你好,我是总包单位的,这几天一直在放地面方位角线,昨天放了一天了,还有两三天才能放的完。”

    “哦,哦,是这样子,那还真辛苦你了,一个人操作着这仪器放这么多的线,真厉害。”

    “这有什么,这东西不难操作,只要会了,就很快,反反复复就那几样操作,没什么的。”

    施邵文呵呵道,“哥们,你太谦虚了,我看着很复杂,我就不会。”

    “说的是哪话,本来就是这样,你看着复杂,那是你还不知道操作原理,一旦知道就简单的多了。”

    “这个东西,应该架仪器跟架水准仪是一样的吧。”

    那年轻小伙一听,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回答道,“是的,架仪器跟架水准仪是一样的,只是最后多了一步,要将仪器分别转动四个方向,且水准泡分别在四个方向位置居中。”

    “是这样子,难怪,”其实施邵文是没听懂,假装煞有介事点了点头。

    那年轻小伙也不管施邵文有没有听懂,自己忙活着自己手上的事,或许事情太多了,又急,要抓紧时间弄吧。

    施邵文则在一旁观看着,像他这样时间有的事,又不用干实事,看着别人弄就好了,然后回去向师父汇报一下工地现场情况就好了。

    那小伙青年将仪器转动,往正南方看了一下,好像是在看某一个点,然后又将仪器转九十度往正西方向看了一下,然后在房子最远端地面有红色铅笔作了一个点记号,貌似这个直角就出来了,然后将仪器搬至刚刚记好的那个点上,将仪器安置水平。

    做完这些动作,那小伙青年随口叫了一声,“快过来,帮我弹墨线。”

    施邵文还以为在叫他,准备过去,忽然有个人影蹦了出来,吓了施邵文一跳。

    那小伙青年已经麻利将墨线拉了出来,示意那个人拉着墨线那头,然后跟那个人说放在那个点上,三下两除二,就弹出来了。

    施邵文定睛一看,还正是一个九十度的角,方方正正,一丝不差,这就是方位角吧。

    那小伙青年呼吸一口气,紧接着又是重复的操作一遍,弹墨线。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四个方位角都弹好了,方方正正,正如一个规矩的四方形,这不得让施邵文佩服。

    “哥们,你太厉害了,弹的真准,妥妥的九十度,”施邵文竖起大拇指,对着那小伙青年。

    “嘿嘿,没事,我要去下一楼层放地面方位角了,不然到时候做不过来,”那小伙年青人憨厚着说道。

    施邵文嗯得一声,示意他去吧。

    这就是方位角,真好奇他是怎么做到的,太牛逼了,这比用直角量取还准,线又这么长,太不可思议了。

    施邵文如此这般想,谁也不知道他日后也会用到这个仪器,而且刚刚放这种方位角对他来说也是小意思,不过这是后话,目前来讲,他作为监理员,完全不需要干着施工员的活,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事,常言道术业有专攻嘛。

    作为我,干着工地,也很迷茫,不知道以为会发生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