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岩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627 巧了9(求订阅!)

627 巧了9(求订阅!)

 热门推荐:
    “刚才你们不还怀疑我是内鬼吗?可现在我看他才像内鬼!”

    本来杨棠并未把阿魉放在心上,但阿魉突然争锋相对的言语令杨棠不得不怀疑他心里有鬼,所以他再开邪眼,朝阿魉望去。

    “呵呵,有我这样的内鬼嘛!”杨棠凝视着阿魉屑笑道,“如果我真是内鬼的话,我就不回来了。”

    阿魉继续冷笑道:“谁知道你怎么想的。”

    杨棠此时对阿魉是不是内鬼已心里有数,当即反唇相讥道:“是啊,谁知道你心里是不是有鬼呢?”

    这时,修魔(分身)霍然站起,站到了杨棠跟阿魉当间,面对杨棠,寒声道:“你心里才有鬼,阿魉是清白……”话还未完,他倏然抬脚后踢,正中阿魉面门。

    毫无防备的阿魉本还在得意,但突如其来的踢击令他整个五官完全塌陷进了脸庞,脑袋嗡嗡作响,几乎就要爆掉。

    “咦?”

    杨棠轻讶出声,他没想到阿魉不仅速度快,这抗击打能力也比挂掉的修魔和观音更强。要知道,修魔(分身)刚才的踢击力度已经相当于当初杨棠打爆观音脑袋的力道,但观音的脑袋爆掉,而阿魉脑袋居然还有一半好端端的。

    不过杨棠惊噫归惊噫,他动作可不慢,没等脑子发懵的阿魉回过神,杨棠已然闪身到阿魉身侧,一记膝顶正中太阳穴。

    “嘭!”

    红的、黄的、白的洒落一地。

    罂姐和其他人瞠目结舌地看着阿魉脑袋爆掉,根本来不及阻止。

    现场静了半晌。

    老半天,罂姐才打破沉默道:“修魔,你、你怎么杀了他?”其实她是想质问杨棠的,但又怕杨棠不卵她,这才问了修魔。

    “他就是内鬼。”修魔(分身)酷酷地答了一句,便回到自己原先的位子上。

    罂姐:“……”

    对于阿魉,其实罂姐自己也有怀疑,只是她不好明说出口,现在阿魉被挂,虽然修魔跟杨棠有些越俎代庖,但罂姐是不会为一个死人据理力争的,毕竟人都死了,就算争赢了又怎么样?再说了,她与阿魉的关系乃“君子之交淡如水”,又不是亲的母子兄妹,何必因为死人跟活人对着干呢?

    雷天动道:“罂姐,现在咱们怎办呀?”

    罂姐迟疑了几秒,道:“这样,咱们分成两组,各自行动。”

    “各自行动?咱们在一起都不是那几队人马的对手,还分开行事,岂非更不是他们对手了?”大桃颇不乐意道。

    罂姐斜了大桃一眼,道:“他们只是暂时联手对付我们罢了,到时候见了黄金,自然会抢起来,所以咱们要做的就是浑水摸鱼。”说到这里,她扫视了一下众人,发现杨棠雷天动对她这计划似都不以为意,于是顿了顿又道:“当然,浑水摸鱼有可能不成,但不要紧,大家只需在天亮之前撤到咱们藏皮艇那片海滩就没问题了。”

    杨棠闻言挑眉道:“罂姐,照你的说法,在这件事上,上面似乎还留有后手啊!”

    罂姐道:“后手不后手的还两说,如果咱们拿到了东西,就没有后手这一说了。”

    “哟,我也就随口这么一问,还真有后手啊?”杨棠诡笑起来。

    “你猜到又怎么样,总之我不会说。”罂姐剐了杨棠一眼,“阿魉已经挂了,现在咱们就剩八个人,正好分成两组,但具体怎么分……”

    “这样吧罂姐,我、光头,还有大桃,分成一组。”杨棠截断了罂姐的话头,“你再派个人给我们就行。”

    罂姐不置可否,扫了眼其他四人,最终把目光落在修魔脸上,犹豫了一下,道:“那就让观音跟着你们吧!”

    实际上,罂姐本想把仅次于杨棠的刺头修魔分给杨棠这一组,但临到话出口时,她倏然觉得修魔是干排头兵的好材料,于是就把他留下了。

    什么是排头兵?用特种部队的话来说,就是突击手;再说得直白点,就是趟雷的、炮灰。在罂姐眼中,修魔就有这种潜质,杨棠也有,但杨棠既然分到了另一组,那么修魔就该留下来,不然她这组不好行动啊!

    “行,观音跟着我们仨。”杨棠并不反对罂姐的分配,相反他眼底深处闪烁着戏谑。

    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火锅和专吃火锅这俩好基友合击战斗的话,至少也能相当于二点五人的战力,所以做为杨棠主动挑剩下的组员,罂姐不可能将两人拆分开,那么剩下的人就只有修魔和观音了,而这两人俱都是杨棠分身,不管留哪一个,杨棠都可以随时定位罂姐整组人的行踪,所以他才会主动拉战力最弱的大桃和雷天动入组。

    “既然组分好了,那么各自行动吧!”罂姐道,“记住了,咱们的宗旨是浑水摸鱼,千万别逞强,把小命丢了。”

    “省得。”杨棠随口应了一句,接着冲雷天动三人打了个手势,便即摸出了队伍的藏身之地。

    等摸回了之前被伏击的小丘,杨棠这才命队伍停下来。

    “现在怎么办呐老大,罂姐那娘们摆明了是想让咱自生自灭啊!”雷天动并不作声,纯以口型说话,抱怨不已。

    “那可不一定。”杨棠邪笑道,“至少我现在可以确定一件事情,罂姐她们那组并没有撤向咱们藏皮艇的海滩,而是在往岛南矮峰方向进发。”

    雷天动愕道:“你肯定?你怎么确定的?”

    “总之我有我的办法,你就别瞎打听了。”杨棠老神在在道,“再有就是,罂姐的想法实际上并没有所错,几十吨黄金,加龙头令牌,再加别的其他重要东西,几队人马如果分赃不均,铁定会打起来。当然,也有可能他们提前就分配好了,各取所需;但如果我是其中一队人马的指挥官,那么即使上面有指令各取所需,我也会在可能的偷袭时机将分配给其它队伍的东西抢回来。”

    “照你这么说,我们真要去浑水摸鱼?”大桃终忍不住插嘴道。

    “废话!”杨棠瞪了大桃一眼,示意她闭嘴,“即使不浑水摸鱼,我们也必须出现在藏(黄)金地点,至少得跟罂姐她们照个面。”

    “为什么?”雷天动不解道。

    “跟罂姐照了面,就说明我们坚决执行了她‘浑水摸鱼’的策略,至于能不能摸到鱼,那就是各人的能力问题了。”杨棠哂道。

    听到这里,雷天动恍然道:“你是怕小曰本船上还……”

    “我怕锤子个小曰本。”杨棠喝断了雷天动的话,“我是怕咱们没拿到令牌,任务失败,罂姐口中所说的那个后手!”

    雷天动不以为意道:“能有什么后手啊,罂姐恐怕在虚张声势。”

    杨棠摇头道:“我却不觉得罂姐在虚张声势;理由很简单,如果咱们没拿到令牌,任务失败了,首当其冲要遭问责的就是罂姐,所以她巴不得咱们浑水摸鱼成功。”

    “那后手……”

    “虽然HK是特区,但它周围尽是华夏南海,如果当年小曰本真把黄金藏在这岛上了,今非昔比,其它国家的人想要把黄金运走,绝对不容易。”杨棠神色淡然道,“你们别忘了,这里可是内海,想从水路离开的话,一旦出海口那儿有武装舰只存在,就走不了;至于天空陆路那更是咱们说了算,所以罂姐说上面有后手,那就一定存在。”

    雷天动恍然大悟道:“我去~~照你这么一分析,最阴的就是派潜艇来执行后手,谁想运走黄金,只要不是我们的人,直接鱼雷击沉,到时候向外宣布在自己家里演习了一场,其他势力哭都没地方哭去。”

    “所以啊,咱们现在的重点任务就是找到刚才那几队人马,悄悄跟着他们,到藏金的地方去。”杨棠道。

    雷天动点头道:“明白。”

    这时,杨棠看向观音,道:“你,去探路。”

    观音二话没说,顺着小丘的走势就摸进了夜幕里。

    大桃见状,忍不住问道:“天、天(霄)哥……观音不是被你那个了么?怎么还……”

    杨棠恶瞪她道:“少废话,闭嘴!不该你知道的别瞎打听!”

    大桃立马唯唯诺诺地闭紧了嘴巴,那模样怕极了杨棠。

    不得不说,杨棠屠戮修魔和观音时的冷酷真的吓坏了大桃;倒不是说大桃没杀过人,但像杨棠这样杀人如剪草的家伙,她还是第一次见,自然敬畏有加。

    其实雷天动也对修魔还有观音没挂这回事纳闷不已,但他深知杨棠的脾气,只要是不想说的事情,问也白问,所以他在杨棠面前只字未提修魔和观音,反而道:“要不我也去探探路?”

    “用不着你,原地等着吧,观音那边应该很快就会有信儿!”杨棠刚说完这句,脸上神情微动,接茬道:“你们俩跟我来。”说着,他已经顺着观音摸黑的方向追了下去。

    于是杨棠三人绕过伏击小丘,一路疾赶,直达另一道最接近岛南矮峰的小丘下才停住脚步。

    此时夜幕更深,估计是凌晨一点左右,哪怕以杨棠普通情况下的目力,能见度也只有三十来米;至于雷天动和大桃两人,能见度稍差,仅有二十三四米的样子。

    当然,如果杨棠开放全部目力,在目前这种夜幕下,能见度能达到一百米;再开启邪眼的话,能见度还能翻倍,端的了不得;只不过杨棠还有思感,可以用于查探四周围的情况,因此如非必要,他一般不会全开目力。

    在小丘下待了不到五分钟,就听见十一点钟方向传来窸窸窣窣的轻微声音。

    远没有杨棠放松、始终处于紧张状态的雷天动听见动静后第一时间压低嗓音喝问道:“谁?”同时半蹲的他就想站起来。

    杨棠抬手摁住了雷天动的肩膀,用口型道:“没事儿,是观音。”这话一出,就连大桃也轻吁了一口气。

    果不其然,几秒后,雷天动和大桃都看见了一道熟悉的削瘦黑影,再几秒,观音的脸目也被他俩瞧了个清楚。

    “现在什么情况?”杨棠问观音。

    “那几队人马已经到了矮峰下,正在发散人手搜索藏金入口。”观音道。

    “不是……藏金入口肯定有坐标记载吧?他们还搜什么啊?”雷天动不解道。

    “废话!”杨棠叱道,“光头,你身上带指南针没有?拿出来看一看你就明白了。”

    “瞧瞧指南针能明白什么呀?明白东南西北吗?”雷天动一边调侃着一边从内兜里掏出了一块制作精美的指南针,“咦?这指针乱颤指向东、西两个方向算怎么回事?不是吧,我才买没多久的贵价货这么容易就坏啦?”

    杨棠哂道:“不是你的指南针坏了,而是这座岛的问题,它具有强磁场,还有放射性。”

    “什么?!放射性?”

    杨棠的话把雷天动和大桃都吓了一跳。

    要知道,虽然此世暂时还没有科学家研究出核包蛋,但对放射性元素的危害,稍微有点化学常识的人都还是了解一二;远的不说,就眼前的雷天动和大桃,两人都很清楚如果任由放射性元素靠近或接触的话,普通人很容易受到放射污染,导致淋巴组织坏死、中枢神经损伤,引发白血病和各种癌症,进而危及生命。

    “安啦,这岛上的放射性是比其它地方强那么一些,但以你们两个的身体强度,应该能扛住,只要别长期住在这岛上就行!”杨棠神态悠然道。

    两人这才松了口气。

    “观音,再探。”

    这时,杨棠又把观音(分身)支使到第一线去了。

    雷天动和大桃有点傻眼,又不好说“这二次探路让我们来吧”这种话,只能垂下眼睑,保持沉默。

    杨棠道:“看来我们还得待会儿,等那几队人马找到了藏金入口,就该我们行动了。”

    “天哥,就算我们真摸进了藏金点,到时候面对那么多人,具体怎么弄啊?”大桃忧心忡忡道。

    杨棠摆手道:“放心吧桃子,咱们只智取不力敌,所以根本用不着怕什么……”

    .

    .

    PS:感谢订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