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岩网 > 修真小说 > 苍穹九变 > 第2613章 决裂

第2613章 决裂

 热门推荐:
    先天真炁,乃是天地间诞生的第一缕“炁”,为天下间所有能量的根源,包括天地灵气都是从先天真炁之中诞生出来的。

    目前,纯阳子自修成先天之灵体以后,正在做的事情就是把一身修为转化成先天真炁,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推动先天大道的运转。

    就像是汽车加的燃油一般,没有先天真炁就别想推动先天大道。

    可无比奇怪的是,纯阳子能够修炼出先天真炁,是因为他炼化了一滴先天灵血,成为先天之灵,所以才能够借助先天之灵的特殊体质,通过汲取天地灵气转化成先天真炁。

    是的,根据目前苏阳所知的情报,能够修炼出先天真炁的办法,只有先天之灵的特殊体质才行。

    然,实施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很显然在这无数岁月的漫长过程中,伴随着文明的发展,无数智慧的诞生,无穷思想的碰撞,总会诞生许多灿烂,碰撞出绚丽的文明火花。

    尤其是在这文明的发展过程中,三清天尊、三大主宰一直在背后掌控着这一切,可不像已经化道的第一位先天之灵天道和最小的先天之灵厚土,更不是第二位先天之灵自在那个倒霉脸,所以真的想要发展出一些什么曾经做不到的事情,也真的未必没有可能。

    比如说《太古经》,便是无数次智慧碰撞后产生的精华。

    同时,这一切也都犹如苏阳所预料和猜测中那般,《太古经》之中果然暗藏一种能够修炼出先天真炁的办法。

    虽然说效率非常低,恐怕辛苦修炼一天,也只能修炼出一丝丝先天真炁。

    可即便是一丝丝先天真炁,威力也相当可观,毕竟这是天下间一切能量的源头,可追溯到天地间诞生的第一缕“炁”。

    故,先天真炁确实非常可怕,就好比酒精和汽油之间的区别,虽然都可以燃烧,但是产生的能量却是天差地别。

    先天真炁则是比汽油更加强大的力量,甚至上升到一个匪夷所思的高度,足以带动任何力量产生本质上的升华。

    简言之,就用普通术法之中最简单的火球术来比喻。

    以普通的天地灵气激发的火球,自然比不上真元、圣元、本源之力修炼而成的力量,可是先天真炁确实比前面描述的所有力量加在一起,甚至还要超出数倍以上。

    比如说以先天真炁释放出一个火球术,足以让普普通通的火球术达到比先天道焰还要恐怖的高度,随便一颗火球都能够焚天煮海,可见先天真炁是何等的可怕。

    甚至,完全可以肯定的是,先天真炁完全等同于作弊一般的力量,能够让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存在,上升到大道规则的高度。

    而现在元始就在使用这种作弊的力量,若不是纯阳子修成了先天之灵体,目前也炼化了一部分先天真炁,否则现在早就败了。

    那么,在了解了什么是先天真炁之后,问题再次回归到最初。

    元始所修炼的《太古经》,究竟又是如何能够在非先天之灵的情况之下,成功修炼出一丝丝先天真炁呢?

    苏阳借助道眼的力量,在经过无比细致的观察之后,成功窥得一丝妙法。

    元始能够修出一丝丝先天真炁的原因,主要有两点。

    第一点自然是《太古经》的原因,其运行的方式和路线,果然能够把大量的天地灵气转化成一丝先天真炁。

    但是能够转化成先天真炁,不代表可以使用先天真炁。

    毕竟元始不是先天之灵,更没有先天之灵那种特殊的体质,即便是修炼出一丝丝先天真炁也无法运用和储存,否则会直接撑爆丹田,当场化作飞灰。

    不管怎么说,先天真炁实在太特别了,天地间诞生的第一缕“炁”,甚至是比先天之灵还要古老的存在,怎么可能是肉体凡胎能够轻易运用的力量?

    故,元始能够修出一丝丝先天真炁,除了《太古经》能够炼化出先天真炁之外,还有最关键的第二点。

    第二点关键因素是一件无比特殊的异宝。

    苏阳以道眼观察,发现元始的丹田之中有一件特殊的异宝,形状犹如一朵莲花,时时刻刻都在散发出一种先天之灵才有的特殊力量,护住元始的经脉,充分保证先天真炁可以在元始的经脉之中运转。

    但以上这些还不是这件特殊异宝的最强大之处,这件特殊异宝真正特别的地方不只是能够护住经脉不被先天真炁所伤,还可以储存先天真炁。

    尽管目前还不知道这件特殊异宝能够储存的先天真炁究竟有多少,但是有一点完全可以肯定,数量绝对不会少。

    皆因,元始和纯阳子师徒二人已经大战了半日有余,目前仍然还未耗尽平日里凝聚成的先天真炁,仅此一点就足以证明,这件特殊的异宝究竟是何等不凡。

    当然,这件特殊的异宝虽然非常强大,也并非没有任何缺陷。

    毕竟这异宝终究是异宝,无论多么的特殊,都无法让元始拥有真正的先天之灵体,所以在被护住经脉程度有限,因此无论异宝之中能够储存多少先天真炁,结果元始也只能运用一丝丝,否则异宝散发出来的力量就护不住元始的经脉,当场灰飞烟灭。

    但不管怎么说,虽然元始能够动用的先天真炁还存在着巨大的缺陷,但终归是找到了一丝可以使用先天真炁的办法,即便是只有一丝丝,效果也是非常的拔群,足以让同级别的修士,直接跪了。

    同时,苏阳还暗暗比较一下,若是比较普通的道尊,在不了解情况的时候,突然遭遇能够使用先天真炁的元始,恐怕会吃大亏,越级斩杀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只可惜假货终究是假货,虽然借助一丝丝先天真炁的力量,让元始变得十分强大,可是与真正的先天之灵相比,元始的强大只是虚像。

    原因无它,元始目前也只是借助一丝丝先天真炁,可是先天真炁则是先天之灵必然掌握的力量之一,完全没有必要像元始这般费心费力。

    这也是为什么元始已经动用了自己的底牌,每一击都会暗藏一丝丝先天真炁,可是从始至终都未能彻底压制住纯阳子,甚至都未能制造出绝对的胜机。

    所以苏阳看得透彻,元始注定不是纯阳子的对手,昔日的弟子已经完全凌驾于他这个师父之上,甚至已经有了本质上的区别。

    可以说,若不是纯阳子心地太善,为人有些优柔寡断,仍念及与元始之间的旧情,换做像苏阳这样的性格,早就已经把元始斩的灰飞烟灭。

    总而言之一句话,元始看似在压制着纯阳子,可是却看不到任何胜利的希望。

    因此无论纯阳子表现的看似多么危险,苏阳都一直未流露出任何担忧的神色,也没有任何催促的意思,只是默默的观察着事态的发展。

    很显然,苏阳这位旁观者看的清楚,元始这位当局者也没有心迷。

    元始现在可谓是越打越心惊,也越打越郁闷,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的有些看不懂情况,更看不懂自己当年随缘收下的大徒弟纯阳子。

    为什么?明明我已经动用了辛苦修炼的先天真炁,可还是无法拿下纯阳子?

    元始内心不断的狂呼着,心头浮现的尽是疑惑不解,尤其是他本身就充分知晓先天真炁的强大,就更加不理解为什么自己已经使用了先天真炁,却还是无法一举战胜纯阳子。

    要知道,往昔的战斗中,元始已经充分见识了先天真炁的强大和可怕,几乎只要使用这种终极杀招,就会立刻绝杀对手,从来没有任何侥幸。

    所以在元始看来,自己只要使用先天真炁,纯阳子这位孽徒断然不会有幸免于难的可能性,当场就会被击杀,飞灰湮灭。

    可是结果呢?

    结果到现在元始几乎已经是手段尽出,纯阳子仍然能够应对,从始至终都未露一丝一毫的惊慌失措,仿佛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根本不算什么。

    对此,除非元始真的瞎了和傻了,否则不可能猜不出来,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与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纯阳子极有可能硬实力还在他元始之上。

    故,一念至此,元始也是足够果断,面色复杂的望着纯阳子,说道:“孽徒,本尊到是小瞧你了,看来这些年,你在苏阳的手下,没少喝汤啊!”

    元始的话让纯阳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莫名的感觉到几分伤感,还有几分厌恶。

    尤其是忆起这万余载的光阴里,与苏阳相处的种种,这一比较下来,更是心中多了几分不舒服,于是便见纯阳子长叹道:“师尊,在你眼里,吾等师兄弟八人,究竟又算什么?”

    元始毫不犹豫的霸道说道:“记住,你们的一切都是本尊给的,所以你们生是本尊的人,死也是本尊的鬼,理应用尽你们的一切来回报本尊才对。”

    纯阳子闻言禁不住心头升起几分悲凉,凄然问道:“如此说来,我们于你眼中,不过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

    元始摇了摇头,更加无情的说道:“工具?工具看来都比你们更好用一些,而你们总是存在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让本尊煞是头疼啊!”

    纯阳子眼睛一红,沉声道:“所以说,我们在你眼中,根本就是猪狗不如了?”

    元始无情说道:“不,勉强比猪狗有用一些,若是不会背叛,那就更好了!”

    闻言,纯阳子再也按捺不住,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痛呼道:“好,好,好~,好一个有用一些,枉我们师兄弟八人当初感谢你领吾等入门,原来一切都是假的,不过是你方便修行,所驭使的猪狗而已。”

    元始眼神微微泛冷,喝道:“放肆~,你这欺师灭祖的孽徒,也配在本尊面前谈感恩?”

    纯阳子略显癫狂的放声道:“哈哈哈~,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吧,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已经与你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元始神情冷冽的说道:“看来,你是铁了心要背叛本尊,甘心做苏阳的一条狗了!”

    纯阳子已经完全对元始丧失了应有的感情,麻木的说道:“我纯阳子一生,不敢说没有犯过错,但是行得正坐得直,有恩必报,有仇必应。苏阳三番两次救我,以诚心待我,只要我纯阳子不瞎,究竟是善是恶,心中一本清账。所以你想说什么便是什么吧,现在我只知道,我纯阳子从此以后,与你元始,恩断义绝!”